服务热线:0574-87805779 欢迎访问宁波市铸造行业协会官方网站!
技术服务

可视化铸锻技术应用前景广阔

发布时间:2010-12-25 15:58:47 阅读次数:473

    曲轴是大型船舶的“心脏”。我国目前每年需要大型船用曲轴200多根。但由于自己不能生产船用曲轴而完全受制于国外。2005年时,国外曲轴都是按吨卖,每吨1万美元左右。一根60机的曲轴重70吨,买一根就得花70多万美元。后来供不应求时,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。由于曲轴受制于人,我国船舶行业呈现“船等机、机等轴”的被动局面。

    曲轴中最难制造的当属曲拐锻件,成形复杂。凭经验很难锻造加工出合格品,成品率很低。团队在有关单位的支持下,通过计算机模拟仿真,采用反变形设计法,提供了曲轴锻件模具设计图纸和成套锻造工艺,经与上海重型机器厂合作,于2005年成功生产出我国第一根60机大型船用曲轴。
 
    技术突破带来了生产的巨大进步。到2008年底,上海重型机器厂曲轴公司已经生产了上百支大型船用曲轴。鞍山重型机械公司与大连重工也已能生产60机到90机的曲轴。中国人打破了国外对我国曲轴产品的垄断。

    几年来,团队成员的足迹踏遍了中国一重、中国二重、上海重型、大连重工、鞍钢重机、沈阳重型、中铁山桥、沈阳鼓风集团、沈阳机床集团公司、沈阳黎明发动机公司等企业,利用“可视化铸锻技术”,先后为大型铸钢支承辊、大型船用曲轴、三峡水轮机转轮部分铸件、空心钢锭、压缩机缸体、喷泵叶轮、燃机机匣、燃机叶片、高速铁路道岔、转向架等关键件的开发起了重要的技术支撑作用,推动了我国铸锻业的跨越式发展。

为企业服务难在哪 

    “当一个人或团队掌握着最新的制造技术和工艺时,似乎走入车间厂房就能对企业进行一番技术改造,但实际并非如此。”李殿中研究员说:“最大的困难并不在于有没有最新的技术,而在于下基层能不能吃苦和顶住压力,能不能让一线技术人员理解并掌握新技术和关键工艺。”

    对于李依依院士来说,到企业推广高技术有一定的风险和压力。她原本是研究冶金与材料的,现在要在传统的工艺研究中熔入计算机技术,并与铸造、锻造、焊接、材料力学等学科交叉,作为院士首先要承担项目失败的风险。李依依坦承:“如果我不搞这个可视化铸锻技术,只搞材料研究应该是很舒服的。”除了超前进行技术和工艺的研究之外,李依依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团队顶住各种各样的风凉话,增强团队信心,让团队的工作能够坚持下去。

    可视化铸锻技术之所以能在国内许多厂家生根,还在于团队里有一批能吃苦的干将。李殿中不但要在所内搞研究,还要在生产第一线解决关键技术;工程技术人员夏立军在研制支承辊时,长年累月住在一重厂内,与车间技术人员和工人打成一片;组内的研究人员,在试制曲轴时,索性就搬着电脑在现场调整参数……

    科技是能够创造神奇的。但这朵神奇之花必是深深地扎根于科研人员持之以恒的追求、不屈不挠的奋斗和“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”的勇气之中的。“可视化铸锻技术”的推广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。中国热加工网

(来源:科技日报)